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说话?

文 / 陈幸仔
YouCore运营

前言

过年去一个叔叔家探亲,发生了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

吃饭上菜期间,我叔孩子帮忙端碗,不小心摔碎了一个碗,他一下子就跳脚了,骂道:败家仔,食野唔做野,做野打烂野(意思是平时不干活,干活就打烂东西)!

然后,他开始指责孩子学习不好、天天跑出去玩之类的,我们劝了半天才消停下来。

碰巧,另一个亲戚的孩子也摔坏了个杯子,那孩子一下子吓得脸都白了,很害怕被骂。

没想到我叔笑呵呵地说:没事没事,碎碎(岁岁)平安嘛,有时候没拿稳挺正常。

这件事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为什么我叔叔对别人家孩子这么宽容,对自家孩子说话却这么难听?

经过一番研究,我发现,好好说话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别是对亲人。

01、为什么好好说话这么难?

好好说话难就难在三点:

1、好好说话是反本能

2、挫折容易引发攻击

3、情绪化表达会上瘾

▼ 1、好好说话是反本能

我们大脑里有三重大脑:本能脑、情绪脑和理性脑。

面对矛盾时,情绪脑告诉你,要感到愤怒,还以颜色;或者感到悲伤,引起同情。

而理性脑则告诉你,咱们得好好说话,寻求矛盾的解决方案。

比如和亲人吵架时,你的理性小人会告诉你,不该恶语相向:这是自己的亲人,忍一忍吧,理解一下对方。

可是情绪小人则怂恿你:这能忍?他让我不爽了,我也要让他不爽,不然他下次还这样,得给点颜色他瞧瞧。

那照这么说,不就简单了嘛,理性脑积极点,情绪脑老实点,就能好好说话了。

但大脑特性决定了,情绪脑没这么好说话。

1)我们的大脑里大约有860亿个神经元细胞,而本能脑和情绪脑拥有近八成,所以它们对大脑的掌控力更强。

2)情绪脑的运行速度极快,至少可达11 000 000次/秒,而理智脑的最快运行速度仅为40次/秒,相比起来简直弱极了,并且理智脑运行时非常耗能。

——引用自《认知觉醒》

理性脑力量小,运转速度慢;情绪脑力量大,运转速度快。

因此,好好说话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因为它调用的是理性脑的力量。

相反,情绪化表达就不一样了,它是我们最原始的本能,力量强、反应速度快、且省力,是我们最舒服的沟通方式。

▼ 2、挫折容易引发攻击

戴维·迈尔斯在《社会心理学(第11版)》中提到过一个“挫折-攻击”理论,即当我们预期得到满意的结果,却在行动过程中遇到阻碍时,挫折便会产生,而挫折总会导致某种形式的攻击。

不能好好说话,往往就来自期望和现实之间的落差。

值得注意的是,攻击行为不一定会直接朝挫折源释放,当知道别人会对这种行为反对或惩罚时,我们会克制直接的报复,将敌意转移到另一些安全的目标上。

这就是“踢猫效应”的由来。

一个父亲在公司受到老板的批评无处发泄,回到家就把沙发上跳来跳去的孩子臭骂了一顿。

孩子心里窝火,只好狠狠去踢身边打滚的猫。

▼ 3、情绪化表达会上瘾

戴维·迈尔斯在《社会心理学(第11版)》中还指出,人类可以习得攻击的回报。

比如,儿童一旦成功地使用武力胁迫了其他儿童,他很可能会越来越富于攻击性;

在索马里海域,仅2008年交给海盗的赎金就超过1亿5千万美元,因此助长了更多的抢劫行为。

这给我们的启示是,情绪化表达是会上瘾的。当我们通过情绪化表达尝到了甜头,会进一步强化情绪化表达的本能。

为什么我们总是不能跟家人,特别是父母好好说话?

就是因为对亲人恶语相向的不利影响小,对方也很少还击,经常会让步。

刚开始,我们也许会对亲人发怒感到罪恶感,但次数多了,我们慢慢便会习以为常。

同理,占据优势地位的人,也很难好好说话。

比如不少老板,常常会采取责骂的方式和员工沟通,因为员工缺乏反击的能力,也很少会反击。

长辈对晚辈,老师对学生,父母对孩子,皆是如此。

情绪表达是本能,好好说话是反本能。

因此,只有学会正确的方法,经过刻意的练习,我们才能掌握好好说话的能力。

具体怎么做呢?有两个方法:

1、提高情绪反应的阈值

2、变“对抗”为“对话”

02、提高情绪反应的阈值

既然情绪化表达是难以克制的本能,那么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提高情绪反应的阈值,让情绪没那么容易发生。

其实生活中大多数的事,都没到我们需要在意的地步,你发脾气反而平白损耗时间和心力。

亲人、朋友之间的吵架,也大多都是些琐事,你是可以花大量精力去争个对错输,但是真没必要,有这个时间,去做点什么事不好呢。

你走在路上,一只狗平白无故吠了你一声,你感觉莫名其妙,没反应过来就走过去了。

回头一想,越想越气,一只狗凭什么吠我,于是你回头骂它。

就这样,一人一狗在街上对峙,你骂它吠半天,被路人拉开了你才罢休。

这样的对骂,完全没让你好上一星半点,甚至比之前忍气吞声还要更气。

于是你开始思考,狗吠你是你的错吗?不是。

骂回它会让你感受更好,获得什么好处吗?不会(除了让你上当地的热点新闻)。

因此,对这种莫名其妙的狗吠,置之不理是最好的应对策略,若你还是气不顺,把思绪梳理、记录下来,并分析其中利弊,就好多了。

假如你一开始就识别好容易动怒的情况,并认知到最好的方法就是忽视,那么你就很难被触怒了。

03、变“对抗”为“对话”

提高情绪反应阈值是针对利弊较小、不值得注意之事,那如果是面对侵占利益需要获得对方理解和让步的事,应该怎么做呢?

像前面说的,不能好好说话,不是你的问题,这是由我们的大脑构造决定的。

因为情绪脑的力量太过强大,所以不管是自己,还是他人的情绪,我们想强行用理智去控制都是十分困难的。

先安抚好情绪小人,理性小人说话才管用。

而情绪小人喜欢自己的情绪得到理解,喜欢听好话。

挫折-攻击”理论经过实验也发现:

有些情况下挫折增加了实验者的攻击性,另一些却并没有,如果挫折是可以理解的。

例如在一项实验中,如果一名成员是因为他的助听器发生故障而不是粗心大意阻碍了团体的问题解决时,那么他并不会遭受其他成员的攻击。

因此不管是处理他人情绪,还是自己的情绪,先接受再解决都是最好的办法

具体而言,有4个步骤:

▼ 1、对话情绪

不同于对抗,对话是采取接受和理解的姿态。

面对情绪,对抗是对情绪小人说“你怎么又生气了!”,对话则是“你好像情绪不太对,可以和我聊聊吗?”

▼ 2、准确描述

接着,继续向情绪小人提问:

“难怪你会这样生气了,你现在是什么感受?”

“你是因为他对你态度不好吗,还是说事情做得令你不满意?”

“可以具体讲讲他是怎么做的吗?”

通过以上三个问题,引导情绪小人将自己模糊的感受清晰化,并准确描述事情细节。

你对情绪描述得越清晰,就越能掌控情绪。

▼ 3、部分肯定

了解事情的始末后,我们再圈定哪些是可接受的,哪些是不可接受的。

针对不可接受的部分,我们要明确质疑和否定。

比如,针对我叔叔对孩子生气,可以劝道:

“我知道你不是气孩子摔烂碗,是气他贪玩、不好好学习,我明白你的感受,我家小孩也贪玩。

但我们骂他就不对了,你会因为别人骂你,就听他的吗?”

好好说话,不是让我们放弃主见,变得温顺听话,而是为了更好达成目标的一种委婉手段。

▼ 4、解决问题

好好说话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解决问题。

通过前面三步,安抚好情绪小人,我们就可以回归到问题上,跟理性小人对话了,询问“你可以具体说说你的诉求吗,你觉得我们怎样才能解决问题?”

需要注意的是:好好说话是反本能的行为,需要经过长时间的刻意练习,才能代替情绪化表达,成为我们的新本能。

因此,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要调用一切机会去练习这个说话技巧,即使是生搬硬套。

我有个方法是,让亲人监督和提醒,要是下次我再不好好说话,就可以问我要100块。

他们非常乐意地照做了,一方面是有钱赚,另一方面是有这个约定,以后吵架就可以快速反制我了。

亲人是我们最常相处的人,也是我们最容易放松、纵容本能不好好说话的人,假如你能在亲人面前学会好好说话,那你就能对任何人好好说话。

04、总结

情绪化表达虽然是本能,却不是一种有效的沟通手段。

毕竟没有人会因另一个人的怒骂或哭诉,而认为自己是错误的。

因此,我们需要警惕挫折可能引起的言语攻击行为,特别是踢猫效应;否则一旦通过转移攻击尝到甜头,便很容易上瘾,成为一个窝里横的情绪人。

好好说话虽然反本能,却是一件难而正确的事。

当你学会提高情绪反应的阈值,对情绪变对抗为对话,你会发现自己不仅变得能好好说话了,而且正在成为一个遇到任何事都能游刃有余、不疾不徐的理性人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9+1
YouCore

公众号“YouCore”(ID:YouCore),YouCore主策划,个人核心力赋能平台,一个老板、副总裁、总监们偷偷关注的公众号

取消收藏
情绪  认知  刻意练习  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