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得不看:什么都是浮云,只有欲望才是最真实

“...其实我们恐惧的,仅仅就是我们自己的恐惧...而束缚着我们的连枷,其实就是那所谓活在当下,安于现的心,更直白一点讲,就是人丑陋的惰性以及本能地逃避压力。“

----- 李易骏

今天我看到这么一句话:“满足是最真实的财富,欲望是最真实的贫穷。” 这句话无所谓对错,但是我这样认为:满足,只能让人止步,让家庭静止,让社会变成一滩死水,直到灭亡。能说出这句话的人一定不可能具备什么责任心或者使命感。

这大概印证了当下蛮流行的一种生活态度叫“活在当下”,讲的好像蛮有境界;最近网虫们还搞出一句“神马都是浮云”来,说的真好,仿佛出自世外高人,什么都是浮云,既然都看破红尘了,就无须再一天到晚象个奋青似的在网上匿名房价高,骂就业难,骂竞争压力大,骂这个世界的不公。那便归隐罢,直接出家,或是互道珍重-永别,这样整个世界也清净了。

其实什么都是浮云,只有欲望才是最真实。

“欲望”大概是个敏感词,人们普遍对“欲望”总是抱有偏见,而且偏的很厉害。我在一次公开课上提问过几百个学生,问他们当听到和看到“欲望”二字的时候,脑子里出现的第一想法。结果,80%男士学生很向往“情(性)欲”,60%女士学生很有“shopping欲”… 你也可以尝试在Baidu或者bing搜索框里填入“欲望”,看看那眼花缭乱的搜索结果。看来大家的教育好像都不那么成功,我大概也知道了“欲望”这个词为什么敏感。我想孔子先生若泉下有知,一定会泪流满面。难怪,最近tianmen广场上竖起孔子象,希望这能预示我国对教育更大的重视吧。

《国民经济学原理》提到最多的一个词大概就是“欲望”,这样描述:文明人之所以文明,是因为他们能“清楚地认知自己的欲望,确知为满足欲望所需要的财货数量,以及自己所能支配的财货,并为满足自己现在及将来的欲望而进行预筹。(引用)”这大概是文明人与“饿了才觅食”“下雨了就找山洞”“伤了就等死”这般“活在当下”的动的最大区别,也是达成人类文明和福利不断进步的根本原因。而这里的预筹指的是:制定明确而清晰的目标理性评估其可执行性,然后缜密地进行统筹策划,并果断地一步一步执行。也可以说,“欲望”铸就了追求,进取,突破和改革

“Greed is good…贪欲是好的,是正确的。贪欲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正起着作用,贪欲打破和抓住了改革的本质:贪图生活、金钱、爱情还有知识,并且记录了人类前进的步伐,它不但保住了人的生命和福利,保住了企业,还创造了另一个巨大的公司----我们的国家。” 引用自《华尔街》1987 ,这大概就是“市场经济构成一切进步和文明”的根本原因。

说到市场经济我不得不提起我们伟大的dxp先生,当时有人质疑“市场经济怎么解释呢?是不是违背了…”dxp先生果决地回答“发展才是硬道理。”黑猫、白猫,社会主义、或是资本主义,不要讲这个,讲市场经济就对了,因为主义是一种思想、信仰和力量,是形而上,而市场经济是一种制度,是形而下,两码事。

真是个伟人。

所以,我可以说,因为我们历史缺少这样的伟人,因为过去“今朝有酒今朝醉”,所以过去几千年封建社会停止不前,封建统治者今朝有酒今朝醉,天天对酒当歌,把酒言欢;而被统治阶层也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在那里喝苦酒、闷酒,酒消愁愁更愁。几千年时间白马过隙,最后一共搞出了4大发明,没有一块殖民地,留下一个晚清遗老衰败的迟暮王朝。

其实,这些都像《让子弹飞》里描绘的:对于任人鱼肉的鹅城人民来说,他们畏惧的也根本不是黄四郎本人,而是他们脑海中的那个黄四郎,回到现实意思就是说:我们每个人都害怕似有若无的最高权力,我们都有一种恐惧,而实际上我们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其实我们恐惧的,仅仅就是我们自己的恐惧(请参看李易骏《失败的恐惧,是源于对自我的迷恋》),而束缚着我们的连枷,其实就是那所谓活在当下,安于现的心,更直白一点讲,就是人丑陋的惰性以及本能地逃避压力。是不能够适应社会

而一旦人们看到自己脑海中营造的那个“黄四郎替身”被打倒,黄四郎家那个千疮百孔的铁门是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阻挡人民的力量的。

我很奇怪,现在我们的国家刚刚改革开放,建立市场经济,与国际接轨,刚把那枷锁卸下,褪祛铁衣,得到自由了却不知道该干嘛,就又开始琢磨着回到那阴暗温暖的狗舍,重新戴上狗链了。

我最近又听人提起怀念mzd,其实讲穿了就是怀念那个时代,现在物价高,压力又大,竞争也越来越激烈,连工作都被那些外地人抢了,总觉得那个时代一切都是按照计划,人不需要努力,不需要奋进,不需要竞争,理所当然地觉得日子过的蛮好,要穷大家一样穷,一样满足,一起搞乡愿,一起作难兄难弟。然后干脆放弃进步和改革开放,统统回到计划经济时代,让社会变成一种静止的状态,你认为整个社会会幸福吗?会很满足吗?其实根本是人丑陋的惰性,是本能地逃避压力,是不能够适应社会。

是笑贫不笑娼。

李易骏 1月11日于北京

-希望这几段话,能够引起你我共勉。

文章的最后,我引用一段来自史提芬·霍金的《一切的故事》作为有力而圆满的结束语:

……

人类无止境地破坏以及来自小行星和其他文明的威胁使我们不得不开始找寻第二家园

… …

这是Gliese 581D,它是已知最接近地球的巨大类地岩行星,也是最可能成为人类未来的新家园第二个逃离太空无尽黑暗的避难所。 2007年人们发现这颗大于地球7倍的星球,它环绕着一颗比太阳小且红的恒星运行,但它与该恒星的距离刚好能够让其表面存有液态水。

但即使它是我们完美的第二家园仍有一个根本上的问题摆在眼前,Gliese离我们非常非常遥远,距离地球20多光年也就是120万亿英里。

为了显而易见地说明这段距离和它所意味的挑战,想像一下,如果我们能搭上现存最快的人造交通工具-旅行者一号,1977年发射,30多年后的今天,它所航行的路程已逾130亿英里,它已完成了到木星与土星航行,用行星的重力作用加速,这艘小型飞船已被载入史册,以每秒11英里的速度于宇宙中穿梭。

在地球上,秒速11英里是这样的时速三万九千英里以此速度,我们每小时能绕地球一周半。 那么一艘速度达到旅行者号的飞船,究竟要多久才能抵达最近的类地行星Gliese呢?

问题的答案让我们真正见识了宇宙之浩淼,即使秒速达到11英里到达Gliese仍需要35万年以上

.....

我认为我们还是有机会,并去探索它的众多奥妙。但为达到这一目的,我们必须在科技发展上跨出一大步,而这将需开启巨大的工程。

宇宙学领域有观点与我一致的众多专家认为,找出一种在太空远距离航行的方法是让人类在宇宙中幸存的关键,如果我们能够造出一架飞船在其他太阳系中穿梭,我们将开创一种美好的可能-即人类在数亿年后依然幸存。

今天,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已开始苦心研究如何建造出这样的飞船,它可能会用到核能或更高能的燃料- 如:反质用其产生的巨大能量供给机器加速,但我认为:真正的挑战并非科技首要难题是资金

构建这样一艘宇宙飞船耗资巨大,而筹建它的社会几乎没有任何回报,他们也许永远不会见到它。因此, 建造这样一台机器或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最无私的奉献,或只能留给探索者自己去筹资。如此一来, 第二个难题又来了,即使它能让人头晕目眩的速度航行,比如能够估算的千倍于旅行者号-即秒速11000英里,这样到达最近的星系依然需要73年。如此长距离航行意味着至少一代人需要在宇宙中度过他们的一生,而我们还不能肯定,他们是否情愿。从伦理角度讲,把人类送上这样一艘飞船必须经过周密的考虑,除非我们能够延长人类的寿命来完成这项重大的使命,我想,这很可能是我们最后的解决途径。

这一工程已经启动,我相信在未来,科技带给我们的远不止于此。未来的1000年内我们将见证,史无前例的身体能力的进化基因工程将延长我们的寿命,并提高我们的智商,我们甚至可以人工合成DNA来开发成熟的人工生命设计并用以太空旅行,希望这些蜕变能让我们顺利挺过长距离航行与恶劣环境。

我可以想像当我们的后代分散到河系各个星球上,也许还会更远… …

即使太阳系泯灭了,也会不断有新的星系诞生,这些行星也会由组成你我的原子组成。或许我们最终将变成外星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虽说这多少有些天方夜谭。

但不变的是,我们不过是组成我们这些微粒的暂时占有者,而它们将继续在浩瀚的宇宙中寻求未来的存在方式。

宇宙将永远持续下去吗?让能量与质量、时间与空间无尽地缓慢碰撞?看上去似乎是暗能量使得宇宙得以膨胀,尽管我们并不知道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可以肯定的是,宇宙的命运依赖于暗质如何进行反应如果暗物质逐渐变弱,万有引力便会占据上风大约在200亿年以后,宇宙将会发生倒转,将一切都拉回到宇宙的起源,在宇宙大爆炸的膨胀之后发生奇异倒转空间会进行收缩,这个理论叫做宇宙大挤压理论,如果理论是正确的,在距今300亿年之后的未来宇宙中所有的物质都会被一个黑洞所吞没。

整个宇宙会由于自身类重力陷阱的作用变成一个小点,和宇宙大爆炸发生时的大小差不多。

这就是我们与所有生命的终结吗?或是在那之前我们已经具备航行到平行宇宙的能力呢?也许到那时我们就会成为主宰不仅主宰我们的宇宙。

也将主宰其他宇宙。


史提芬·霍金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BA智库立场。
原文链接
继续阅读与本文标签相同的文章
财富  欲望  经济  社会  发展